facebookFollower twitterFollower youtubeFollower
DRIVES│衝上雲霄 Ferrari F12 tdf
2017/07/31 作者:Ollie Marriage/ 攝影:Lee Brimble/ 翻譯: Tony

舞廳燭台?還是客廳鉛管呢?tdf正在斟酌用甚麼方法謀殺它的駕駛

謝天謝地,竟然設有USB插槽,驚喜程度簡直好像看見黑手黨殺手戴著結婚戒指,證明冷血殺手也有重於個人生命和黑色西裝的珍惜對象,何況USB插槽之外還有蘋果CarPlay和衛星導航。法拉利真有你的,居然為一身擾流武裝凶似鐵蓮花的煞星提供這種小飾物,提醒我F12tdf畢竟只是車一輛。

既然是擅長賽道格鬥的武鬥派,不是應該馬上找一條賽道嗎?大家也許把它比作單人戰鬥座艙,但法利拉已事先聲明,賽道試車免談。我甚至懶得假裝自己知道他們為何立下這個禁令,儘管私底下隱隱覺得法拉利之所以借出這輛F12tdf,純粹是為了幹掉一兩個TG寫手。

所以我制定了如下計劃:在風吹雨打秋葉遍地的威爾斯西部追逐高速噴射機,而且不是隨隨便便任何一台噴射機。

「F12tdf的精準反應足以讓車手在失控一刻選擇撞上那一段防撞欄。」

這種事在重大會議上當然要守口如瓶。雖然回想起來就連自己也覺得站不住腳,但狂想背後其實有一個非常合理的動機。這樣說吧,我打算把這條命押在F12tdf的電子控制系統上。因為法拉利聲稱這些系統非常先進,不單令F12tdf變得更安全,還讓速度更快上加快。據他們說,關上這些系統的話,速度反而會變慢,儘管我傾向相信關閉系統的話其實會撞車,原因姑且容後再談。

無論如何,從身手有賴先進電子設備和控制系統妥善約束的角度出發,F12tdf和颱風戰鬥機確實有頗多共通處。啍嗯,眾所周知,英國皇家空軍主力戰鬥機的空氣動力特性,本來就刻意設計成先天傾向不穩定,必須在電腦系統幫忙下才能正常飛行,這一點姑且也容後再談。

若說有甚麼值得安慰的事,大概是我身處的地區不時有颱風戰鬥機出沒,因為空軍用來練習低空高速飛行的音速峽谷(Mach Loop)就在威爾斯中西部。音速峽谷是英國三個戰術飛行訓練區之一,正式代號是LFA7(T)。飛行員可以在距離地面250尺的高度沿著峽谷繞飛一圈,就連掠過Cadair Idris、Corris和Cribin Fawr三座山的時候也會維持低飛狀態。把飛行訓練路線套在地圖上一看,便會發覺與A470、A489和A487公路構成的32.4里環形路線大同小異。

義大利Tour de France密會英國颱風戰鬥機,脫歐派的奈傑·法拉吉當場氣炸。

「車頭直截了當的反應簡直駭人聽聞,一旦突破極限卻好像精神分裂。」

翌日早上六時,我花了超過45分鐘探路。據“知情人士”透過,從開始播放Deep Purple名曲《Smoke on the Water》的那一刻起計,在音速峽谷個別地點承受6倍重力的颱風戰鬥機大約在最後一段和唱開始時就可以飛畢全程。

不過軍方並未把颱風戰鬥機漆成黃色,所以Giallo F12tdf在這片山區顯得格外矚目。只要不是因為衝出馬路而顯得格外矚目,在下與願足矣。問題是F12tdf一開始便來意不善,由下降點開始跑了不過五里,manettino處於“Sport”位置的它已經蠢蠢欲動,試圖讓我車尾先後倒插圍欄。

F12變身tdf期間接受了多方改良,比如重量削減了110kg,動力上調30hp,轉速增至8,900rpm,下壓力翻了一番,齒比縮短百分之六,升檔速度因此快了三成。相較之下,前輪胎加寬20mm的影響似乎微不足道,但我可以保證,這20mm其實與F12tdf異乎尋常的戰鬥力大有關係。

事實上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出能夠迫使tdf在一般公路出現轉向不足的情況,唯一可以懷疑的是路面結冰。車頭直截了當的反應簡直駭人聽聞,一旦突破極限卻好像精神分裂。所以當我試圖用後輪消受不來的速度竄過彎角時,車輪一滑便嚇得我見鬼一樣連聲尖叫。

颱風戰鬥機裝有wifi熱點,果然好幫手。

「F12 tdf 簡直如狼似虎,凶狠程度幾近自斷經脈亦在所不惜。」

為了平衡車頭異常敏銳的反應,法拉利在tdf身上使用了VSW(Virtual Short Wheelbase,虛擬短軸距)。這套四輪轉向系統顧名思義能夠造出類似縮短輪軸距的效果,儘管經此一嚇的我其實更想要一套虛擬長軸距傍身,因為這傢伙實在太敏銳。加上770hp推波助瀾,F12tdf簡直如狼似虎,凶狠程度幾近自斷經脈亦在所不惜。天雨當然有影響,但最氣結的是前後兩天只曾遇上一架單獨飛行的BAE Hawk訓練機。

第二天由黎明開始索敵。天色尚暗實在值得慶幸,因為這樣可以迫使我在陌生道路保持適中速度。話雖如此,我仍然大有收穫﹣﹣F12tdf的竅訣原來在於控制力道。我本來以為自己早已掌握這一點,所以前一天就嘗試盡量做到手腳動作一氣呵成準確無誤,結果卻發現自己其實尚未知道動作應該圓滑到甚麼程度,力道應該何其細膩。以控制踏板為例,深淺就不能以厘米做單位,毫米方為正道;扭動方向盤的幅度不以小時刻度作準,而是按指南針的度數逐點微調,而且所有動作必須做到配合無間。

自從弄清楚上述要點,我便洗心革面,再也沒有草率入彎,再也沒有一腳釘死油門。因為這樣做的話,F12tdf肯定會反噬其主。它就是這麼鋒銳的利器,所以車手務須小心控制這些細微動作,全神貫注逐一毫米踩下踏板,咬緊牙關微調方向盤角度,再把兩者融會貫通,從中領略油門和轉向怎樣相互作用。簡單一句,這是引人入勝又富有驚嚇性的駕駛方法,而且非常累人。

機長Marriage把方向盤扭動32度,然後努力保持雙手紋風不動。

「我不禁思索世上有否其他快車能夠令人這樣手心冒汗,想來想去大概只有早期的機械增壓Ariel Atom有此能耐。」

F12tdf的基本功其實練得火候十足。我可以想像得到,它在平坦乾爽的溫暖賽道會讓你嚐到熱血沸騰膽戰心驚大呼不枉此生的滋味。放諸威爾斯的B級公路?刺激程度跟死裏逃生差不多。事實上每次蹩得頭暈眼花停車休息,我都會如釋重負,慶幸人和車依然健在。我充其量只能這樣一再強調:F12tdf的確是與別不同的野獸。GT3 RS比之穩定得多,LaFerrari比之坦蕩百倍。我不禁思索世上有否其他快車能夠令人這樣手心冒汗,想來想去大概只有早期的機械增壓Ariel Atom有此能耐。

單就引擎而言,這台搭配七速雙離合變速箱的自然吸氣6.2升V12堪稱人類迄今為止最傑出的動力系統。可是放諸道路,我卻苦於抽其絲,剝其繭,根本沒有餘力長時間維持高轉速。我不是沒有試過,結果只是馬上換來一記沖天怪嘯,手上卻苦無一個合情合理的變速比在維持滔天聲浪的前提下防止後輪脫韁。何況我已下定決心,死也不會再讓它腳下打滑。

請勿誤會,我其實十分享受F12 tdf帶來的挑戰,其性能表現亦有許多值得稱讚的地方,控制車身動作的功夫非同凡響,煞車咬勁凌厲富有質感,動力強勁得難以置信,下盤異常輕靈敏捷。儘管車手可以察覺到電子系統介入修正軌跡,但牽引力控制系統卻鮮少閃亮提示燈。

「我當然第一時間減慢車速,原因卻不限於撤掉所有電子護法,還因為心裏恐懼不安。」

妙哉妙哉。大家不是一直以為電子系統只會削弱駕駛趣味嗎?F12tdf卻證明這些系統另有妙用。我試過一舉把manettino撥到ESC關閉的位置,前後僅僅維持了兩分鐘。隨著F1-Trac、E-diff、F1-DC、ESC、4WS和SCM一一關閉,儀錶板馬上變成一片暗紅,彷彿提醒我正在拔虎鬚,摸逆鱗。我當然第一時間減慢車速,原因卻不限於撤掉所有電子護法,還因為心裏恐懼不安。不過擔驚受怕倒是物有所值,最少可以證明我非常大膽,竟敢在威爾斯遍地濕滑的B級公路駕駛牽引力控制功能暫時封印起來的F12tdf,被羊群超前一事不提也罷。

夜幕將至,也是時候離開威爾斯。我們挑了交通比較繁忙的路線,打算試試衛星導航系統和CarPlay。結果發現一切妥當,後行李廂亦足以吞下我們的行李和攝影裝備。不過牢牢夾在堅硬座椅和安全帶之間,腳跟只能貼著金屬地板,加上粗壯輪胎不時受到路面傾角誘導,畢竟有欠舒適輕鬆,長途駕駛還是可免則免。


 

翌日早上,我們來到BAE System設於普雷斯頓附近的Warton生產設施,在颱風戰鬥機生產機庫外的停機坪取景為兩位主角拍照。我很想為大家深入介紹這個正在組裝十多架颱風戰鬥機的設施,可惜廠內嚴禁拍攝。不過我總算參觀了一個功能正常的駕駛艙,但覺艙內設計令人再次體會到真正的人體工學雖然不求養眼,但求功能,卻自有一股美感。我們試著啟動機上的紅外線攝影機,站在機庫牆壁另一邊的人馬上無所遁形,解像度之高就連對方的手指也看得一清二楚。

造價7,000萬鎊的颱風戰鬥機是個武器平台,機師基本上是系統管理員,機身表皮只有0.2mm厚,武器系統懂得識別目標,按其威脅程度決定攻擊次序和選擇所需武器,整個過程不勞飛行員費心。對,四個(!!)飛行控制系統要是全部失靈,颱風戰鬥機的確會失控,除非飛行員能夠每秒做出五十個操縱動作。我試過關上牽引力控制功能駕駛F12 tdf,很清楚每秒五十次調整的難度,所以隨時讓我駕駛颱風戰鬥機也不成問題。


相關熱門標籤
F12 Ferrari TDF
訂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