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Follower twitterFollower youtubeFollower
PEEL P50風騷五十年
2016/07/10 作者:Ollie Marriage 圖: Rowan Horncastle 翻譯: Tony
作為島上唯一一家汽車生產商,創辦人Cyril Cannell在五零年代揭開的Peel Engineering故事卻非始於P50,亦非終於P50。事實上他們賣出的泡泡頂Trident比P50還要多,可是就算把所有Trident計算在內,Peel的產量仍然是小巫中的小巫,總數大約只有130部。公司賴以維生的產品,其實是主要用玻璃纖維製造的小艇和摩托車擾流外殼。「Cyrill曾經製作兩艘35呎玻縭纖維遊艇。」個性爽朗的Manx Transport Museum主席Chris Machin說:「喔!當然還有一輛單軌火車。」 「單軌火車?在哪?」 「噢,它就在我家棚屋中。」


Peel的故事就是充滿這類叫人先怔後悟,繼而忍不住追問下去的插曲(比如追問「怎麼放得下」。這可是單軌火車啊!那座棚屋想必非同小可)。當地人都說曼島乃發明之溫床,事實也許的確如此,可是就我所見所聞,這些發明計劃似乎大多劍走偏鋒。但話說回來,旁門左道和偉大發明往往只有一線之差,分別常常取決於投資多寡。


Cyril Cannell也曾製作小型賽車,並一度嘗試打造微型飛機。這架飛機從未試過飛行,但你今天可以看見它高高掛在Ronaldsway機場的中庭。如果Excalibur Almaz所言屬實,你甚至可以說這個小島在太空競賽中也佔有一個席位。這家公司買下了1978年最後一次執勤的俄羅斯古老太空艙,太空艙現已收進Jurby Transport Museum,擱在流產飛船的半完成鰭翼和一輛電車之間的拖架上默默塵封。人物妙,故事更妙,整個島簡直妙不可言,只要略加探索便會找到無窮趣事。


說遠了,還是重回主題吧。按計劃,一大群P50和Trident本該浩浩蕩蕩繞行TT賽道一圈以示慶祝,無奈天雨路滑(就連最熱血的粉絲也承認這些小車在雨中頗飄忽不定),最後只有兩個鐵漢毅然上路。筆行至此,有必要給大家介紹一位朋友。Gary Hillman是倫敦南部的建築商。Gary與其他Peel車主很不同,原因之一是他取得Peel正式授權後參加了電視節目Dragon’s Den的選拔賽,成功籌得近五百萬台幣資金;原因之二是他看來不大知道自己生產的汽車如何運作。 最初我已覺得有點奇怪,Gary似乎很抗拒當著其他車主面前從他的Transit卸下P50。到得發現他發動機器時居然掏出一張說明書對照,我不得不承認自己開始有點忐忑不安。結果搞了一輪,P50依然紋風不動。這個小小阻礙實在有點那個,因為TG得為他的P50投保520萬台幣,才能開著它周遊曼島。它有一個輪胎洩了氣,車廂內更有好些蜘蛛網,引擎顯然點不起來。我敢說在場其他人看著Gary忙得團團轉時莫不流露出不以為然的眼神。


長話短說,換了新火星塞後,50cc的DKW單汽缸小綿羊引擎終於在第二十二次推車發動時醒了過來,醒了一陣又回歸平靜。反覆咒罵和滴下不知幾桶汗水後,我總算可以跟兩部悉心保養的Trident一起出發繞行賽道一圈。P50整體佈局之妙實在匪夷所思,其他方面則不太妙,我甚至覺得超市手推車也比它安全穩定,1:1的轉向系統基本上只知道直來直往,方向盤不必換手就可以扭盡,沿路跑起來往往左拉右扯有若蛇行。就算以這類微型汽車的普遍技術水平而言,P50的原始程度仍然叫人倒抽一口涼氣。


我們朝著Ramsey方向走了一哩,Gary推車的距離想必佔了一半以上,因為那台二衝程引擎老是熄火,同行駕駛Jeston一族太空車的兩位Trident車主這時早已不知去向。這傢伙實在太搞笑,按照目前進度推算的話,全程37.7哩(約61km/h)恐怕要花上……哎!說了也是白說,因為這樣子反反覆覆推車,Gary只怕還沒到終點已心臟病發。光憑這身力氣,它永遠無法攀上TT的高山,我們唯有再用Transit送它一程,心想只要到了另一邊的下坡路,最少可以滑行啟動引擎,十分相信那套煞車系統有在保養。


出乎意料,我猜錯了。在下自問參與過Baja 1000,開過渦輪增壓時代的F1賽車,亦曾駕駛Subaru攻上攝氏零下六十度的高山,幾乎被狂風連人帶車刮落山坡,驚嚇程度卻遠遠比不上此刻開著P50以25mph(40km/h)衝下斜坡。Peel說P50極速可達38mph(61km/h),George Gelling表示之前曾在下坡路達到50mph(80km/h)。好一位大俠,請受小人一拜。當年要是有車隊賞識,他在TT擂台肯定大有作為呢!


(以上內容僅部分節錄自第004期《道地英雄》文章)

完整報導請見TopGear極速誌第004期
相關熱門標籤
P50 PEEL
訂閱電子報: